首頁 中國債市 資訊 正文

主題類債券發行規模穩步上升 利好發債主體信用基本面但仍要防風險

2020-04-01 11:12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國泰君安證券

摘要:近期,國泰君安證券發表研究報告,對主題類債券背后是否有更強的信仰支撐、各種主題類債券投資價值等問題進行了分析。

中國經濟導報 中國發展網 記者 | 邵鵬璐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對我國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均造成較大沖擊,為應對疫情影響,金融領域積極出臺各項政策支持抗擊疫情,其中疫情防控債就是其中一個重要舉措。該債券推出以來,市場認購火爆,票面利率也普遍低于同類主體的一般債券。

歷史上類似疫情防控債,在特定環境下推出,承擔特定政策目的,兼具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雙重特征的“主題類債券”也有不少,典型的如2018年推出的紓困債,近幾年推出的還有扶貧專項債、住房租賃債、綠色債、“雙創”債、“一帶一路”債等。近期,國泰君安證券發表研究報告,對主題類債券背后是否有更強的信仰支撐、各種主題類債券投資價值等問題進行了分析。

國家重大戰略和政策落地,為債券市場品種創新提供有力支撐

主題類債券出現主要集中于2016年之后,就目前來看,包括但不限于疫情防控債、紓困債、扶貧專項債、住房租賃債、綠色債、“雙創”債、“一帶一路”債等。

國泰君安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覃漢表示,主題類債券的推出背景通常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基于特定的突發事件和經濟形勢的變化而推出,應對短期沖擊,比如疫情防控債、紓困債等;一類是基于重大國家戰略和發展規劃而推出的,影響更具有長期性,如扶貧債、綠色債、住房租賃債等。

主題類債券推出時間主要集中在2016~2018年,覃漢認為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首先,2016年是國家“十三五”規劃開局之年,“十三五”規劃提出,發展普惠金融的同時,要增加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和支持經濟轉型的能力。這段時期國內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國家重大戰略和政策相繼落地,為債券市場品種創新提供了有力支撐。其次,作為深化金融體制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加強債券市場創新,完善債券市場功能,也是監管鼓勵的方向。

各類主題類債券審核的一大亮點是設立申報“綠色通道”。具體措施包括,實行“即報即審”,安排專人對接、專項審核,加快和簡化債券審核程序辦理。這在提升主題類債券發行效率的同時,也有利于提升該類債券的發行積極性和認可度。

綠色債、疫情防控債和紓困債等發行規模穩步上升

截至2020年2月28日,存量主題類債券中綠色債規模最大,為10017.7億元。扶貧債和疫情防控債規模緊隨其后,分別為5263.78億元和1711.12億元。企業性質方面,多數債券發行主體以國有企業為主,雙創債和住房租賃債以民營企業為主;扶貧債、紓困債、綠色債三類城投發行主體占比高;包括疫情防控債在內的多數債券以AAA和AA+評級為主,“雙創”債則是AA及以下評級占比較高。

“綠色債發行規模大,主要是由于在我國推出時間較早,在政策支持下建立了較完善的發行和投資體系,市場相對成熟。”覃漢表示,“扶貧債的規模增長得益于國家對于全面脫貧工作的推進,金融扶貧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強。對疫情防控債而言,主要是疫情影響下,不少企業短期流動性承壓,同時抗疫物資生產需要資金,帶來融資需求旺盛。”

對于綠色債、疫情防控債和紓困債等發行規模穩步上升,覃漢表示,綠色債規模上行反映了在經濟轉型升級、政策大力支持背景下,綠色、低碳和可持續項目不斷受到市場關注;疫情防控債和紓困債規模上升反映了實體經濟層面受到疫情和經濟下行壓力影響較大,資金需求旺盛;此外,剔除金融債影響,扶貧債歷年發行規模也呈現持續上升態勢,反映了脫貧攻堅時期,扶貧領域融資需求不斷增加。

不是所有的主題類債券都具有價格優勢

募集資金投向相關主題領域是主題類債券的最鮮明特征,同時從募集資金投向領域比例來看,也具有一定靈活性。“一帶一路”債、紓困債、住房租賃債募資分別用于各自主題領域的資金比例基本在70%及以上;65%的扶貧債募資用于扶貧且投入資金比例超5成;綠色債、“雙創”債的資金投入比例分化明顯;疫情防控債投向疫情防控的資金比例最低。

主題類債券一般跟隨國家政策出現,那么主題類債券是否一定具有價格優勢?

“答案是并非如此。從研究的幾類主題類債券來看,僅有紓困債和疫情防控債發行利率較同一主體可比債券有明顯優勢,其余幾類品種優勢并不明顯。可能原因在于:雖然主題類債券從某種層面上增強了發行人的外部融資能力,對信用基本面利好,但邊際利好程度在不同主題類債券之間有一定差別,也因此帶來主題類債券效果的分化。”覃漢表示。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報告指出,主題類債券僅僅是從發行層面給予一定的政策放松和支持,從償還上來看往往與一般債券并無太大區別,因此主題類債券本身與一般債券在安全性上并不會有明顯的區別。但這并不代表主題類債券票面利率偏低沒有道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理解為融資渠道的拓展,進而利好發債主體的信用基本面。但是對于不同的主體來說,利好程度有大有小。紓困債和疫情防控債發行主體均是由于特定的問題導致流動性趨緊,發行主題類債券的目的就是用于緩解流動性壓力,因此對于發行人信用基本面改善較為明顯,這兩類主題類債券票面利率也會大幅低于市場價格。而對于“一帶一路”債、住房租賃債、綠色債來說,目的并不是紓解發行人流動性,而且發行人可能有大量高等級主體,因此融資渠道的拓寬對于信用基本面的改善就相對較小,因此發行利率并未體現出統一的趨勢。

研究報告同時指出,需要注意上述主題類債券雖然受到政策強有力支持,但仍可能有信用風險。要關注其發行主體尤其是民營企業主體的流動性情況、償債來源和保障機制。謹防主題類債券泛濫,融資用途異化。從上述分析可以看到,不少主題類債券融資成本更低,且募集資金用途并未全部用到主題所在領域,有相當一部分作為他用,如果資金用來發展與政策要求不符或禁止的業務,可能帶來監管套利,違背政策初衷。

覃漢表示,整體而言,主題類債券機會大于風險。主題類債券的發行畢竟是拓寬了公司的融資渠道,有利于發債人的信用基本面改善,只是程度不一。另外,雖然不排除部分發行人借著政策放松“渾水摸魚”,但相比較于2015年、2016年債券整體發行的放松,主題類債券更多的可以理解為一種結構性的放松政策,應該不至于引發更多的債務風險,而且主題類債券畢竟有對應的監管,發債需要對應特定的用途,并不能肆無忌憚地發行。因此總體上來說,雖然不同主題類債券對改善主體信用資質有較大差異,但整體上機會大于風險。

責任編輯:劉丹陽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福彩大乐透开奖在哪看